鑫昇供应链官网!    

天津银行曝7.86亿票据大案 上月底刚上市

点击:374 日期:2018-08-24

银行票据案再起,这次涉案的是3月30日刚刚在港交所上市的天津银行。4月8日天津银行公告称,天津银行上海分行票据买入返售业务发生一起风险事件,涉及风险金额为7.86亿元。
公告称,目前,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该行正积极配合侦办工作,加强与相关机构的沟通协调,最大限度保证资金安全。

根据业内有关方面的说法,该案可能是票据逆回购方在交易中被取走担保物“票据”,而回购款未能到账所引发的。该消息进一步指称,天津银行与中介汇涛金融控制的重庆银行西安分行同业户达成票据回购交易,交易金额为9亿,天津银行作为票据的逆回购方出资金,汇涛金融控制的同业户作为正回购方借钱;据悉,该9亿回购到期后,中介控制的中小金融机构取走票据后,只付了2亿元,尚有7亿元及利息未支付。

按照一般操作规范,票据提取与资金的划转到账应需要复核,确保交易无误。而天津银行此案和农行票据案非常类似,都是票据逆回购方在交易中心取走担保物(即票据),但回购款未能到账所引发,一位业内人士的通俗说法是 “钱还没回来,但担保物(票据)就被拿走了。”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在操作过程中,的确会有这样的问题,但这是建立在常年做业务,比较信任的基础上。

重庆银行否认有关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有接近天津银行的人士表示:“刚刚上市不久,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总行震怒,银行高层今天开会讨论此事,接下来应该会走法律程序。”3月30日,天津银行刚刚登陆香港联交所主板。

4月8日晚间,重庆银行在其官网发布公告称, 截止日前,重庆银行从未开展通过同业账户办理银行(商业)承兑汇票贴现、转贴现业务。

该行在公告中表示,若他人以重庆银行或其分支机构名义通过同业账户办理银行(商业)承兑汇票贴现、转贴现业务,均与该行无关。“如对我行造成损害,我行将保留相关法律诉讼权利。”

重庆银行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此案和重庆银行没有任何关系,是别人冒重庆银行之名来开立账户。“我们查了我行所有的同业开户情况,是没有这个账户的,这个事情和重庆银行没有任何关系。”
一位四大行银行票据中心负责人分析认为,此案不排除票据窝案的可能性,毕竟票据回购业务涉及计财部门、柜台部门、信贷部门等前、中、后台至少四个部门。

银行人士认为,这些案件发生的根本原因,银行内控机制缺失和员工道德风险两者至少有其一。
票据专家赵慈拉表示,从2015年四季度到2016年一季度,纸票进入风险高发期。“这些票据大部分是在2015年9月之前产生,纸票银行承兑汇票期限统一为半年期”。

2015年12月末,银监会下发《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票据业务风险提示的通知》(银监办发[2015]203号)对票据业务作出风险提示,并重拳整顿票据业务。203号文对银行业金融机构2015年上半年票据业务现场检查后作出风险提示,发现的违规问题包括:通过票据转贴现业务转移规模;削减资本占用;利用承兑贴现业务虚增存贷款规模;利用贴现资金还旧借新;调节信贷质量指标;发放贷款偿还垫款;掩盖不良等七方面。

203号文强调,各金融机构不得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的票据业务,已办理承兑、贴现的各种凭证原件要注明银行信息等,防止虚假交易及发票重复使用。

风险如何防范
天津银行票据案,加上今年1月份农行39.15亿票据案和中信银行9.69亿票据风险事件,今年以来,三起票据大案累计涉案金额已经达到56.7亿元。
在纸票风险事件频发背景下,如何才能防范此类风险?据《证券时报》4月10日报道,业内人士提出两点办法:

首先,央行等监管部门已经注意到票据线下交易的诸多风险,未来可能强制推广电票。
“目前这个趋势已经很明显,有些银行规模本来就不大,现在已经只做电票,可以满足其业务需要;规模较大的银行,纸票只做本行开具的,行外票据则只做电票,以控制操作风险。”一家股份行票据业务负责人说。

制度层面,除了对建立全国统一票据交易所进行论证之外,券商中国记者了解到,央行上个月已经向部分银行和财务公司下达《关于就促进电子商业汇票业务发展开展书面调研的函》,其中就有此条调研意见:“可否强制要求一定金额以上商业汇票必须使用电票办理?金额起点如何设置?”


近期,业内亦传来如下的监管部门讨论稿,明确要求“自2017年1月1日起,单张出票金额在300万以上的商业汇票全部通过电票办理;自2018年1月1日起,单张金额在100万以上的商业汇票全部通过电票办理;到2018年底,各金融机构办理的电票承兑业务在本机构办理的商业汇票承兑业务中金额占比应达到80%以上。”

其次,在纸票向电票逐步过渡的过程中,现有纸票业务如何防范操作风险?
“理论上讲,在银行内部,票据业务涉及除了零售部门的其他所有业务部门,业务链条非常长,票据本来就是对企业的支付结算工具,所以涉及公司部;做业务都要有授信,所以风控部、授信凭证部有涉及;有核算就也就涉及计财部;还有同业部门、柜台等都有涉及。”上述业内人士说,但这并不代表需要各个部门都有人员相互串联才能违规操作。

事实上,这些部门只是会参与制度或产品的制定,而具体操作层面只要一个分行负责票据的老总签字就可以,所以就埋下了很多风险隐患,“农行票据案爆发之后,根据监管部门指导意见,不少银行已经将票据业务的权限收归总行,这样虽然影响业务效率,但对纸票线下交易的风控是大大加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