鑫昇供应链官网!    

【国企信仰】彻底破灭!青海省投爆雷始末

点击:150 日期:2020-06-27

2019年,北大方正打破了“校企信仰”

2020年,青海省投打破了“国企信仰”

资金链断裂、债务逾期,法律诉讼集中爆发、供应商不断上访,广大干部职工个人收入下降……这就是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海省投”)极不平凡的2019年,但最终其没能挺过2020年。

6月22日,青海省投发公告称,法院裁定受理青海省投及下属16家子公司破产重整,债权申报截止8月19日。青海省投的破产重整意味着“国企信仰”被打破,而如今的局面都始于其在海外发行的3亿美元债逾期,蝴蝶效应就此展开。

法院裁定受理青海省投破产重整

青海省投于1993年经青海省政府批准成立,并于2001年改制为集团公司。截至2019年6月,青海省投总资产达751.11亿元,下辖全资、控股子公司23家,其中上市公司1家。

很多人误以为青海省投是一家城投公司,实际上其属于产业类国有企业,实际控制人是青海省国资委。据了解,青海省国资委和西部矿业分别持股58.40%、20.36%,位居第一、二大股东,而西部矿业也由青海省国资委控股,带有明显的国企属性;另一方面,青海省投长期致力于电力、煤炭、有色金属、矿产资源、房地产开发及金融等领域的投资,来自电解铝与铝材加工的收入贡献占比高达80%。

2020年6月18日,青海省投公告称,债权人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西宁中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

6月22日,青海省投再次公告称,西宁中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公司提出的破产重整申请,并指定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清算组担任管理人,具体开展各项重整工作。此外,西宁中院裁定受理各债权人对青海省三江水电开发股份有限公司、青海诚扬水电有限公司、青海和峰炭素有限公司、青海翔光物业有限公司、青海益星综合管理服务有限公司等16家子公司提出的破产重整申请,并指定各子公司清算组担任管理人,具体开展各项重整工作。

根据法院安排,青海省投债权人应在2020年8月19日前向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管理人申报债权,同时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重整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定于2020年8月28日上午9:30采取网络方式召开。

青海省投方面表示,公司将积极开展破产重整相关工作,并依法履行债务人的法定义务,如果公司顺利实施重整并执行完毕重整计划,将有利于改善公司的负债结构,提升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及盈利能力。若重整失败,本公司将存在被宣告破产清算的风险。

至此,拥有750多亿资产的国企巨无霸轰然倒下。

750亿元身家难偿3亿美元债

青海省投的债务危机从2019年2月开始出现苗头。2019年2月22日,青海省投资集团2020年2月22日到期的3亿美元海外债,到了每年2次的付息日,应付利息为1087.5万美元。2019年2月25日,青海省投2000万元的“18青投PPN001”到期需兑付。在延迟了几个交易日后,这两笔资金最终都成功支付。

青海省投办公室相关人士此前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称,2019年2月的两笔债券延期支付都是“技术原因”,不存在实质违约。

尽管如此,青海省投的资金链紧张情况愈演愈烈。到了2019年8月22日,青海省投本应支付另一笔1087.5万美元的债券利息,最终青海省投在8月28日才完成支付。

此外,青海省投也因债务违约深陷官司。

其中,中泰信托于2017年发行“中泰•恒泰1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恒泰18号”),向青海省投提供4.804亿融资,按约定信托计划应于2019年5月11日至2019年8月8日陆续到期。由此,中泰信托要求其提前履行还款义务,但青海省投未按要求还款。

2019年3月29日,中泰信托将青海省投告上法庭。一审判决结果出炉,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判令被告青海省投支付回购基本价款及回购溢价款4.90亿元。

2020年1月10日,青海省投本应支付一笔本金3亿美元债券的利息,票面利率为6.4%,利息合计96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608.16万元)。截至1月13日,青海省投仍未能支付这笔利息。

鉴于青海省投的流动性紧张,评级机构多次下调其评级。中证鹏元已于2019年6月将青海省投的主体评级和债项评级的双“AA”下调至双“BBB”,同时评级展望至负面。

就在2020年1月14日,标普将青海省投评级由“CCC-”下调至“D(违约)”。这已经是标普近一年来第三次下调青海省投评级。2019年2月26日,标普将青海省投评级从“B+”下调至“CCC+”。2019年8月30日,标普将青海省投评级从“CCC+”调低至“CCC-”。

标普认为,无论是青海省投自己、还是青海国资或政府方面都难帮上大忙,“青海省政府也无法为青海省投提供及时支持以帮助其还债。”

“浓眉大眼”的青海省投为何深陷债务旋涡?

资质良好的青海省投奈何陷入债务违约的漩涡?这跟青海省投的“开源”、“节流”的能力相关。

青海省投所谓的高资产,80%以上为固定资产、在建工程等不能马上变现的非流动资产,不足以对流动性形成支撑。过往,公司通过负债的方式来跑马圈地,在信贷条件宽松的情况下,尚可通过借新还旧的方式维持正常运营,信贷条件一紧弊端就显现。

2019年半年报显示,当期青海省投负债为622.7亿元,资产负债率达82.9%。其中近三分之二为流动负债,同期流动资产仅120.61亿元,流动比率低至30%。

再看青海省投的电解铝与铝材业务,在地理位置和需求分布方面处境尴尬。公司耗材电解铝需要从海上进口,但主要销售地则是华东地区。单论电价,青海省投又高于新疆诸多自备电厂煤电联营的企业。如此情境之下,青海省投的电解铝业务一直处于微利的状态。

2019上半年,青海省投的电解铝业务贡献64.66亿元的收入,同期成本达64.11亿元,毛利率仅为0.85%。利润留存少,用来偿还债务的资金就有限。截至2019年6月30日,青海省投逾期债务规模已达99.70亿元。

2020年1月7日上午,青海省投召开“2019年度总结表彰暨2020年工作会议”,会上青海省投董事长程国勋称,2019年是青海省投发展史上“极不平凡”的一年,公司资金链断裂、债务逾期,法律诉讼集中爆发、供应商不断上访,广大干部职工个人收入下降。

对于2020年的改革脱困工作,程国勋提到青海省投将以“防范风险、化解债务”为主线,稳步推进司法重整方案,保持生产经营、社会大局稳定。

来源:不良资产头条综合中国经营报、21世纪经济报道、财经涂鸦、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