鑫昇供应链官网!    

【一城投1.7亿资管产品逾期】全程让人惊呆了!

点击:111 日期:2020-03-20

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遵义最大城投”1.7亿资管产品延期支付,据悉其债券、银行、信托及交易所融资的主要渠道严重受挫,原计划融资资金到位时间存在极大不确定性。

3月16日,界面新闻记者独家获悉,上海金元百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金元百利)旗下“金元百利-遵义建投基建*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4-6号)”出现延期,融资方为贵州遵义最大城投——遵义市新区建投集团有限公司 (下称遵义建投 ),这也是遵义建投首次出现违约。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该产品募集于2017 年,规模(1-2号,4-7号)为4.041亿元,期限为24个月,付息方式为季度付息,收益率为8.5%/年,投资门槛为100万。募集资金用于受让遵义建投享有的对贵州新蒲经开区管委会形成的 5.67 亿元应收债权收益权,遵义建投最终将资金用于自身补充流动资金。

从还款来源来看,遵义建投到期回购应收账款收益权作为该产品第一还款来源,担保人遵义市道路桥梁工程有限(下称遵义道桥)到期代偿为第二还款来源,贵州新蒲经济开发区开区管委会还款为第三还款来源。

风控措施上,一是遵义道桥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二是5.67 亿元应收账款提供质押担保,贵州新蒲经开区管委会对应收账款收益权确权,金元百利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动产权属统一登记办理应收账款质押登记。

“这个产品没有3号,因为当时正好出了资管新规,所以原定3号的投资者后来投的时候直接就是4号产品。”有投资者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目前4号为二次违约,5号、6号产品为首次延期。

截图来源:中国基金业协会

综合该产品各期投资者材料,目前该产品1-2号正常兑付,4-6号产品均已出现延期,总规模为1.735亿。其中,4号产品规模为6990万,5号产品规模为6360万,6号产品规模为4000万。而7号产品到期日为2020年4月3日,目前还未到期。

综合该产品各期投资者材料,目前该产品1-2号正常兑付,4-6号产品均已出现延期,总规模为1.735亿。其中,4号产品规模为6990万,5号产品规模为6360万,6号产品规模为4000万。而7号产品到期日为2020年4月3日,目前还未到期。

以4号产品为例,该产品到期日为2020年1月3日,遵义建投提出延期支付。“当时第一次延期还签了用户补充协议,约定了具体延期还款方案,第二次就直接发了个延期公告,连向投资者征求意见这个步骤都省略了,延期公告里连具体方案都不给了。”有投资者表示。

根据4号产品用户补充协议,具体延期方案为2020年1月22日之前支付700万转账价款本金及当期溢价回购款,2月25日前支付1000万转账价款本金及当期溢价回购款,3月18日前支付2000万转账价款本金及当期溢价回购款,4月20日前支付3290万转账价款本金及当期溢价回购款。

然而,到了3月10日,金元百利发布的4号产品延期公告称,根据有关合同约定及融资人于 2020 年 1 月 3 日出具的《延期支付申请》,融资人应于 2020 年 2 月 25 日之前向资管计划支付溢价回购款合计人民币 10,193,611.11 元(其中:转让价款本金 10,000,000.00 元,回购溢价款 193,611.11 元)。截至目前,本计划仅收到融资人支付的溢价回购款人民币 1,200,000.00 元(其中:转让价款本金 1,173,371.00 元,回购溢价款 26,629.00 元)。

金元百利称,2020年3月10日,融资人再次向该司发送《延期支付申请》,表示由于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融资人对接的各金融机构均无法正常推进各项工作,致使其以债券、银行、信托及交易所融资的主要渠道严重受挫,原计划融资资金到位时间存在极大不确定性,特申请延期支付全部剩余溢价回购款。

金元百利在公告中提及的二次延期方案为2020 年 7 月 9 日之前支付完毕剩余溢价回购款及对应延期期间利息。以上款项分批次支付,具体支付时间根据疫情发展及我司筹集资金情况而定,但不晚于2020年7月9日。

界面新闻记者从接近金元百利处获悉,金元百利目前仅以电话方式向融资方催收,并未派人去贵州当地现场实地催收。按照贵州当地疫情防控要求,催收人员去往当地需要先隔离14天。

不过有该产品投资者表示,其购买的其他金融机构发行的某贵州地区政信项目近期也出现延期,但项目经理去了当地催收,最后产品实现兑付。

多位投资者认为,金元百利并没有积极履行管理人责任,既没有去贵州遵义当地催收,也没有进入法律程序,在没和投资者沟通的情况下,单方面直接出了一个简单的二次延期公告。

此前界面新闻曾报道,光大信托-弘信6号基础设施投资集合资金信托出现逾期,融资方为贵州新蒲经济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和金元百利遵义建投4-6号产品一样,也是遵义地区的政信项目。光大信托-弘信6号出现逾期后,光大信托一方面在协调当地政府、督促融资方全力通过银行贷款、发债等再融资筹集资金,另外一方面大力推进光大信托接续产品的募集发行工作。截至目前,弘信6号逾期已经解决。

天眼查资料显示,金元百利是经中国证监会批准成立的基金管理公司设立的专项资产管理公司之一(持牌金融机构)。大股东为金元顺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持股51%,二股东为上海泉意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持股49%。

遵义四大平台之首

据公开资料,遵义建投是遵义市“四大平台之首”遵义道桥子公司,后者是遵义市资产规模最大、综合实力较强的大型国有施工企业,具有公路、建筑、市政三个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

遵义道桥官网

今年年初,遵义道桥本应在1月10日兑付的一笔3950万元应收账款债权回购款,在延期5天后才完成兑付,引起市场热议。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2018年遵义市人民政府经过股权划转重组合并了遵义建投和湘江投资两家公司。

首先,遵义市人民政府将湘江投资股权划转至遵义市道路桥梁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成为其全资子公司。

随后,再将“遵义市道路桥梁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名称变更为遵义道桥,股权划转完成后,遵义道桥变更为市国资委的子公司。遵义建投则变更为遵义道桥的子公司、市国资委的孙公司。

重组完成后,遵义道桥的注册资本由原来的5.6亿元增加至36亿元,注册资本规模翻了6倍,而控股股东由遵义市人民政府变更为遵义市国资委,实际控制人仍为遵义市人民政府。

股权穿透图

截至2019年三季末,遵义道桥总资产1659.9亿元,总负债845.64亿元,净资产814.25亿元,资产负债率50.95%。

从负债结构上来看,遵义道桥主要以非流动负债为主,其中长期借款202.14亿元,应付债券160.98亿元,长期应付款96.27亿元。

另外,遵义道桥流动负债385.82亿元,其中短期借款41.69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95.13亿元,短期债务合计逾140亿。

截至2019年三季末,遵义道桥账上货币资金有35.03亿元,加上经营性现金流净额9.18亿元,也与短期债务间的资金缺口较大。

《小债看市》统计,遵义道桥已公开发行多只债券,目前仍存续15只,总余额为165.81亿元,其中有3只将于一年内到期,到期规模为38.7亿元。

除此之外,遵义道桥还存续四只境外债券,存续规模7.97亿美元。

存续债券期限分布

除了债券融资,遵义道桥历史上还有45次租赁融资,122次应收账款融资,7次股权质押以及10次信托融资。

作为遵义道桥的全资子公司,遵义建投总资产970.36亿元,总负债546.2亿元,净资产424.16亿元,资产负债率56.29%。

2018年,遵义建投实现营业收入47.1亿元,实现利润总额6.42亿元,实现净利润4.52亿元。

《小债看市》分析债务结构发现,遵义建投以非流动负债为主。2018年年末,其非流动负债为315.09亿元,其中长期借款163.29亿元,应付债券13.91亿元,长期应付款136.75亿元。

从财务数据上来看,作为城投平台,遵义道桥和遵义建投自有资金都不足以覆盖短期负债,它们主要依靠外部融资解决资金需求,随着有息债务规模增长,且在建基础设施项目投资金额较大,预计其债务规模可能会进一步增长,偿债压力也随之增大。

贵州多地政信类项目逾期

遵义地处贵州北部,南临贵阳、北倚重庆、西接四川,处于成渝—黔中经济区走廊的核心区和主廊道,是西南地区承接南北、连接东西、通江达海的重要交通枢纽。

遵义市经济经济总量仅次于贵阳市,居全省第二。

2018年,遵义市地区生产总值3000.23亿元,比上年增长10.4%。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411.36亿元,增长6.7%;第二产业增加值1374.16亿元,增长11.9%;第三产业增加值1214.71亿元,增长10.1%。

2019年,遵义市地区生产总值为3483.22亿元,累计增长9.7%。

2018年,遵义财政总收入718.08亿元,比上年增长22.5%,其中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52.14亿元,增长16.5%,一般公共预算支出674.94亿元,增长6.0%。

2019年以来,贵州省欠发达地区发生很多起政信类项目违约,三都、独山、余庆、铜仁县等地已相继爆出债务逾期事件。

这些地区经济欠发达、财政本身入不敷出、城投平台负债又高企、担保方和增信措施也薄弱,随着金融去杠杆不断深入,严控地方债务风险,融资平台举债受限、“借新还旧”套路不再灵光,债务风险逐渐暴露。

其实除了贵州,陕西、云南等地也曾曝出过政信类项目逾期事件,这些较偏远地区政信类项目收益一般在9%以上,有抵押和担保,尽管有实物或应收账款抵押,但其债务风险仍不可忽视。